乡村小说网LOGO
神医毒妃 神医嫡女 神棍小村医 深山野夫
上一篇| 返回目录 | 下一篇
第1331章 我这一生,还等得到他吗?

,最快更新神医毒妃最新章节!    天赐镇上的日子平平淡淡,没有人会主动提起失踪的东秦太子,也没有人会主动提及依然陷入沉睡的寒甘国民。     白蓁蓁有时就会想,那些沉睡着的人一直都不吃东西,会不会饿死?     白燕语有时也会琢磨,如果日子就一直这样下去,二姐姐还能坚持多久?     一年多了,连她都快坚持不下去,何况是二姐姐?     北寒之地没有春夏秋冬,一天四季都是风雪天气,百姓生活甚苦。     但东秦这边的百姓却不像寒甘那样不甘,终日妄想入主中原。     在他们看来,这里是他们出生和成长的故土,中原再好,也依然故土难离。     但或许还是心境与寒甘不同吧!因为他们本来就是东秦人,想在这里生活就在这里生活,想去中原转转就去中原转转。只要带好自己的户籍,东秦大地任其行走。     所以,随时能去,就不会惦记,何况朝廷从来也没有忘记这块地方,即使生活艰苦,也不至于冻死饿死,更不会沦为无人监管的废弃角落。     北寒百姓还是很乐观的,也积极向上。听说太子殿下在寒甘失踪了,他们便自发地开始在雪山一带进行寻找。     雪山依然是冰原,九皇子着人划出界线,只要百姓不过界去,就不会误入阵中。     当然,即使误入了,也不必慌乱,只要一直朝前方走,最多几个时辰就能从阵法里出来。     默语和剑影每天都往寒甘去一趟,是四皇子将入阵的方法告诉了他们,连带着九皇子和落修也去,无言也从歌布回来了。     所有人都加入到寻找君慕凛的行列中来,如此,又是一年,人还是没见,     白燕语都绝望了,她从公主府里跑出来,蹲在天赐镇的街边呜呜地哭。哭着哭着,就觉有一双手轻轻抚上了她细软的发,一抬头,见一银袍公子,披雪而来。     “七哥。”她开口叫他,泪已成河。     白鹤染觉得这座小小的府邸多了很多人,有她认识的,也有她不太熟的。可是不管熟与不熟,大家都围绕着她,与她说话,帮她做事。     其实她也没有多少事,最多就是搬个椅子,倒盏茶水,再或者她迈过门槛时扶她一把。     她现在连迈门槛都需要人搀扶了,不过这也比最初的状态要好上许多,最初来时,她几乎都是不能下地的。     生机在一点点恢复,一身血液也一天天补充了回来。     白鹤染清楚自己的身体,照这样下去,再过半载,就又可以恢复到全盛时期。     那样真好,那样她就可以再封一次寒甘,将毒障进一步提升,让寒甘那些已经有苏醒迹象的人,再一次沉睡过去,永远都走不出来。     她这心思被君慕息看在眼里,也渐渐猜悟出来,于是便问她:“若毒障不散,如何能把凛儿迎回来?若他突然现身于寒甘,他如何能穿过毒障?”     白鹤染笑了,“四哥,只要他出现,我就会知,我会亲自把他接回东秦。”     他叹气,“可若他不出现呢?”     她还是笑,“那就用一整个寒甘为他陪葬,这话我早就说过的。”     他不再问,只上前伸手去扶她,“陪你到镇上散散,不要总闷在府里。”     她没说什么,由他搀扶着起身,走出公主府,走在天赐镇的街道上。     这个镇子真的很小,还没有京城天赐镇十分之一大。但君慕息说:“其实么小的地方,也有地十五亩,上都城连上的天赐镇也不过三十亩而已。”     她不信,“怎么看起来差那么多?”     君慕息就笑,“问题出在丈量上。说是量给你三十亩,但事实上,五十亩都出了头。这还不算上那些山脉,以及你那座公主府。你都没想过吧,公主府那么大,怎么可能是从三十亩天赐镇里扣出去的地,那分明就只是搭了三十亩的边儿,整座公主府都是扩到三十亩地之外的,是凛儿伙同阎王殿一起干出来的。”     他说到这里,顿了顿,轻轻叹息,“阿染,我将白惊鸿葬了,入葬之前取了她绺头发,融到了一枚扳指里。”他将左手拇指上的扳指给她看,“千年寒冰制成的板指,用特殊的方法把发丝融了进去,你仔细瞧,能看到的。”     她生出几分好奇,抓了他的手仔细去看,果然能看到几缕青丝在扳指里融着,还怪好看。     “如此也算是留个念想吧!”她神色又暗淡下来,“君慕凛却什么都没给我留下。”     “巴争说是生卦。”他再次提醒她,“既是生卦,人就没死,甚至也不会死。所以我们现在能做的只有等,或者找也行,总有一天你们会再见面的。”     她点点头,“是会再见面的,可是要等到多少年以后呢?四哥,我很想他。”     他没有给她回答,他也不知道要多少年以后。可既然是生卦,那等就是了,总归有个盼望,总归有个希望。而他,也可以陪在她身边,看着她一天一天恢复生机,又成了那个天不怕地不怕的小姑娘。     “果然是地方小,这才走几步,就到了镇子口了。”白鹤染脚步停下来,一脸苦笑,“以前我也觉得上都城边上的天赐镇太大了,也怀疑过那到底是不是三十亩地。可是我对于几亩田地没有多少概念,也没心思去理会那些个事情,没想到竟是我占了便宜。四哥,我们往回走吧!”她不愿意出去,甚至都不愿意再靠近寒甘。杀人灭国的念头每隔几日都要压制一回,这两年来也是压得十分辛苦。     但是这一次,君慕息却执意带她出镇,他同她说:“昨天我去见落修,又把凛儿失踪前后的事情再问了一遍。虽细细琢磨也没有哪处是不对劲的,但就是有一种感觉,凛儿这个事,怕是有人故意为之。”     她一震,声音就尖锐起来:“什么人?如何为之?”     他赶紧劝她:“不急,你千万别动气,听我慢慢说。其实这前前后后的事情你也听了无数次了,我只提一个细节,你仔细想想,是不是这处是个关键。”他轻扶着她的肩,说,“有一个人,是他提醒了凛儿去皇家冰山墓地去看二皇姐,你还记不记得?”     白鹤染皱眉,仔细回想,“是有这么个人,据说是金河城城主。可这似乎也没什么不对,他身为京都城主,提醒君慕凛做这个事也算是他的本职,他有这个义务。”     君慕息点头,又告诉他一件事:“东秦北地是有寒甘人生活着的,在几十年前,东秦与寒甘的关系还没有过于恶化,偶尔货商冒险翻山往来,也曾带回愿意到这边来生活的寒甘女子。那些女子嫁给东秦人,生儿育女,从此就在这边生活。昨日我去见了一个这样的妇人,她已经快七十岁了,嫁过来的时候寒甘还没有丞相盖尔。但是她说,当年据说有一个黄毛怪人突然出现在皇家墓地附近,被官差抓了押送到了皇宫里。是她翻山远嫁东秦时,听守山的侍卫说起来的。因为那侍卫的兄长就是守皇陵的官差,抓那黄毛怪人,有他兄长一份。”     白鹤染听出关键了,“我虽没见过盖尔,但也听过关于他的描述,我知他是什么,也知他绝不是我们中原人士。想来所谓的黄毛怪人应该就是他,而他又出现在皇家冰山墓地……”     她突然想到一种可能,“巴争!叫巴争来!”她冲着守在镇口的官差大喊,“去把歌布的大卦师叫到这里来,就说我有事情找他!”     巴争自从来了这里就没走,虽然歌布也需治理,但据说他给歌布卜了一卦,卦象显示歌布朝局稳稳当当,百年不乱。所以他留了下来,就守着白鹤染,哪都不去。     官差很快就把他给叫来了,巴争觉得今日的女君状态又好了许多,至少说起话来有了力气,这让他很高兴。想说你还是这样子好看,病病歪歪的难看极了。可话还没等说呢,到是白鹤染先开了口,直接就问他:“当初你卜他生卦,如何生来着?”     巴争想了想,又把卦子拿了出来,就在地上摊了开,然后指着卦象道:“你看,虽为生卦,但人却不在这个世间。可是他没死,他只是不在这世上了,你说奇怪不奇怪?”     白鹤染以手抵着心口,连做了三次深呼吸。君慕息担心她,急问:“怎么样?”     她摇头,“我没事,就是这个生卦,我应该是懂了。”     巴争也有了兴趣,“我就知道你一定会懂,那且说说这卦是何意?我想不出,你教教我。”     她苦笑,“我就是教了,你也不会明白的。两个世界,两种时空。我在这一边,他在那一边,都活着,但却平行而过,不再交汇。我死过一次,来到这里,他却去了我原本该在的地方,我到底是作了什么孽,老天爷要如此作弄我?”     她的笑愈发苦涩,“若真是我想的那样,他该如何回来呢?我这一生,还能等得到他吗?”
上一篇| 返回目录 | 下一篇
第1331章 我这一生,还等得到他吗?
小说言情虐心很污